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正文

诗到淮河寓意多——杨万里《初入淮河》其一赏析

诗到淮河寓意多——杨万里《初入淮河》其一赏析

《初入淮河四绝句》是宋孝宗淳熙十六年杨万里受派前往迎接金国来使北行途中所作。诗题中的淮河,是宋高宗时期“绍兴和议”所规定的宋金分界线,淮河以北的广大中原地区被全部割让给金国。诗人经淮河北上,自然会对这种“长淮咫尺分南北”的分裂局面产生感触:慨叹半壁沦陷、半壁偏安的惨淡时局,萦怀北方沦陷区的广大人民,怨恨南宋统治者的卖国求安,感触是丰富而深沉的。

这里分析的第一首就以比较含蓄的方式表现了这些内容。“船离洪泽岸头沙,人到淮河意不佳。”诗人离开洪泽湖之沙岸一进入淮河,胸怀就烦乱、骚动,这是因为昔日国中流水今日已为边境界线。这两句写出了南宋人面对长淮时心理上独特的变化。“何必桑干方是远,中流以北即天涯。”这里紧接着“意不佳”三字,写自己内心深沉的感慨。这种感慨是针对前朝和北宋中原尚未沦陷的情况下人们的边境概念而发出的。唐代诗人陶雍《渡桑干水》一诗有“南客岂曾谙塞北,年年唯见雁飞回”之句,表示过了桑干河才是中国的“塞北”的意思。在北宋,苏辙元祐五年在出使契丹回国离开辽境时所写的《渡桑干》一诗中仍曾这样写道:“胡人送客不忍去,久安和好依中原。年年相送桑干上,欲话白沟一惆怅。”正因为前人有过那样的边境观念,所以现在作者说“何必”,表面看来似乎是不满于前人的看法,其实诗人正是通过这种不满的语气在今不如昔的对比中表达对江山半壁的哀惋和对朝廷偏安的怨恨,这是一种委婉的表达方式。诗人说桑干用“远”字,称准河却用“天涯”,一方面强调了淮河的边界意念、一方面渲染了淮河的遥远。这种渲染可以使我们从中进一步感受到作者对南宋王朝心理上弃北逃南、政策上妥协投降,视国土沦陷于不顾,置中原人民于不救的哀怨和不满。与杨万里此诗相同的意思每每见于南宋其他文人的作品中,如陆游《醉歌》:“穷边指淮淝,异域视京洛。”与陆游这两句相比,杨万里诗的后两句语言更含蓄,感慨意味更浓厚。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