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正文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简介华语乐坛第一喜剧人那英的最新小品《我喜欢这个样子》还有人没看过吗?《青年π计划》里的吕彦良在看到那英的时候非常激动,有人livehouse演出一秒售罄、成堆的歌迷在音乐节为他欢呼尖叫,他们被寄予了改变华语乐坛的希望“年轻的事情当然要交给《青年π计划》里的年轻人去回答“当各大音乐平台发布的热歌榜几乎只剩下”当曾经对于歌手来说最重要的音乐专辑似乎变成了粉丝给偶像打榜的道具”...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文/丫老师。

十年之前,13快男的那个夏天,懂得“笑起来得像糖,出手要像枪”的华晨宇,开启了自己的音乐旅程,十年之后,“怪男孩”已经成为华语乐坛的领军人物之一。

十年后的《青年π计划》,每个人看起来都如同初见华晨宇那般的“怪”和独树一帜。

无论是直观造型上,有如周君怡夸张的下眼线、土人儿大魔王一般的装扮,还是在直言直语方面,即便是看起来比较“正常”的选手一开口也可能会出现惊人之语。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周君怡

华语乐坛第一喜剧人那英的最新小品《我喜欢这个样子》还有人没看过吗?《青年π计划》里的吕彦良在看到那英的时候非常激动,开口就是“我妈超级喜欢你,你和我妈长得很像!”,让那英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想问又不敢问,连说了七个“你妈”,才小心确认:“你妈和我差不多大吗?”吕彦良:“我妈五十”,后采时,那英面对导演说:“现在的年轻人讲话都直接,从来不拐弯也不客气,我喜欢这个样子。”

但这么不会“聊天”的吕彦良,成年后就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还获得了金曲奖最佳新人奖的提名,其他选手里,有人livehouse演出一秒售罄、成堆的歌迷在音乐节为他欢呼尖叫,有人早早登上了头部音乐奖项的提名席,也有人在短视频等新媒介上创造出惊人的播放量,他们被寄予了改变华语乐坛的希望。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吕彦良与那英

这群年轻人正是当下华语乐坛“年轻样态”的缩影,也是回答“华语乐坛是否药丸”的最佳解题者,他们的性格特点、生活态度、音乐才华多面一体,共同铸成了这批年轻人的“铁壁”。

当十年前华晨宇的“特色”已经成为如今年轻创作者的“底色”,那么,我们是不是有理由也可以期待下一个“华晨宇”的诞生?

最终,年轻的事情当然要交给《青年π计划》里的年轻人去回答。

如何理解当下华语乐坛里的“年轻”?

十年之后,关于华语乐坛“药丸”的论调层出不穷。当各大音乐平台发布的热歌榜几乎只剩下“抖音神曲”,当“天王天后”不再被这个时代书写,当曾经对于歌手来说最重要的音乐专辑似乎变成了粉丝给偶像打榜的道具,大批网友在怀念“黄金时代”的同时,不断质疑华语乐坛走向真的是“药丸”吗?

答案并不是。

现在的华语乐坛,虽然看似缺乏“统治者”,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很多人怀念的“黄金时代”其实风格相对单一,类型基本都是通俗流行,还有好多港台音乐翻唱自欧美日韩。仍以华晨宇为例,十年前他刚刚出现之时,不少主流听众理解不了他音乐里的电子、说唱、雷鬼、迷幻摇滚等等,但现在这些音乐类型不断壮大着自己的细分听众。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华晨宇

任何一种音乐类型,都能找到足够开枝散叶的土壤,而这就是现在的华语乐坛,是当下音乐市场对于音乐多样性的包容,内容从供给到消费,都远比从前更丰富,中国原创音乐正以多元化的面貌在加速发展,而当下的年轻音乐人功不可没。

正因如此,《青年π计划》在这个音乐越来越分众的时代,首要从年轻人的音乐审美多样化去破题。

《青年π计划》第一场公演中出现的30位无论曲风,还是表演风格都各具特色。

从音乐类型上来说,除了通俗流行,还涵盖了说唱、电音、摇滚,甚至还有用京剧唱法演绎流行歌曲。

李大奔、沙一汀都已经是有丰富的巡演经验的说唱歌手;公演第一场拿下冠军的谭聪翀是摇滚乐队“霓虹花园”的主唱,曾经拄着拐杖完成了40分钟的演出;周君怡喜欢从日常生活中取样,煤气灶点火的声音、筷子打纸盒的声音都被她融入编曲;邓典用自己的代表作——抖音热歌《神魂颠倒》出战,获得千人大合唱点燃全场,向他发起挑战的吕彦良则风格差异很大,吕彦良用轻柔的律动、慵懒放松的曲调把观众代入了和刚刚截然相反的氛围,虽然场面没有邓典演出时那么热烈,却获得了更多的票数……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邓典《神魂颠倒》

从舞台表演风格来说,选手中不乏形象优越、唱跳俱佳的歌手,也有叙事感极强、音乐剧风格的选手,而这两种类型都是华语乐坛常年以来所缺乏的。

沈川绮用一套完成度很高的表演把观众带入了自己创造的世界。《青杉路古堡》是沈川绮的原创,在此基础上她还自己设计了舞台服装、头饰,创作过程中还会撰写创作手记和世界观设定,最终呈现的效果像是一个哥特风格的童话故事,叙事感、戏剧感十足这让另外一位同样注重舞台形式感的选手李昂星大为欣赏,当即单方面将沈川绮视为性转版的自己。明明做了这么多工作,沈川绮却没有为这个舞台赋予任何宏大或者高深的意义,她说:“它好像表达了什么,好像也没有表达什么,只是想展示一个我创造的世界。”这也是属于年轻人的坦荡和勇气。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沈川绮舞台服装

《青年π计划》的音乐呈现、舞台风格是多元的,因为音乐人是多元的。大家年龄参差,三十位年轻人虽然都不到三十岁,但在三岁一代沟的今天,刚刚成年的弟弟黄文锦和谭聪翀相差了十岁,97年出生的文兆杰说自己产生了危机感。大家接触音乐的路径不同,有的人是野路子出身,谭聪翀职高毕业之后在工厂里当流水线工人,是摇滚乐改变了他的人生,他的第一个舞台是酒吧;有的人是标准的学院派,吕彦良、李浩宇儿时起就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美国接受专业的音乐教育,郭雨昂接受的音乐教育是京剧,如今他师从梅派传人张南云,疫情期间在直播间里表演《霸王别姬》《贵妃醉酒》,向更多年轻人推广京剧。

当他们聚在一起,《青年π计划》就自然成为了一个年轻音乐人交流的平台,大家在这里成为对手,也成为生活中的朋友,事业上的合作伙伴。比如迪娜在踢馆赛时就选择了吕彦良的歌,自然就得到了吕彦良的亲自指导。谭聪翀被问到在他看来谁是他最强劲的对手时也说:“比赛三分钟,朋友是一辈子的”, 对于这群仍然爱玩、爱交朋友、爱音乐的年轻人来说,成绩和名次始终不是最重要的。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谭聪翀

第一期节目里有一个和公演无关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当选手们回到宿舍,某个女孩播放了目前炙手可热的舞曲,马上有好多个女孩闻声赶来,大家就这样在走廊里围成一圈,和着音乐跳起了歌曲里的舞步。在音乐的联结里,年轻人平等而自由。

十年前的“怪”成了十年后的多元化底色

除了音乐风格多元化,同样让人印象深刻,大开眼界的还有选手的“怪”。

13快男的一场晋级赛的文案里这样说道:“今年夏天有一种‘病’,名叫 华晨宇”,而作为评委的谢霆锋也用英文对着华晨宇喊出“你是一个疯子!”

十年后的今天,华晨宇当年的“病”、“疯”和“怪”,在这批年轻人身上流窜。如果说13年快男时华晨宇独树一帜的风格还让他还显得很“怪”,那《青年π计划》里的年轻选手足以让你“见怪不怪”。

外形上的怪是一眼可见的,比如周君怡画着一条仿佛是刚刚学化妆的新手才会画出来的下眼线,又黑又粗,但和她的整体造型以及表演放在一起却毫无违和,土人儿看起来又酷又拽,结果私下里却每天在吃褪黑素,还被那英老师点评了黑眼圈。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土人儿

作为一档真人秀和音乐舞台相结合的节目,《青年π计划》也花了相当的篇幅展示选手的性格,诚如吕彦良所说,他不会和音乐品味不好的人做朋友,谈恋爱更不行,“日子没法过”因为“这一切都是相关的”,选手的衣着风格、语言风格、性格行为也和他们的音乐息息相关,多面一体。

看起来酷酷的、话不多的文兆杰,会在发现李浩宇情绪低落时专程像个大哥哥一样开解她,所以他的歌声才能如此温柔;谭聪翀会在演唱完之后用上自己全部的四肢向观众夸张比心,看得一生追求一个“酷”字的谢霆锋忍不住说:“你是搞摇滚的!不要比心的!”但自称“两小时限定 Rock Star”的谭聪翀想必不会采纳谢霆锋的意见,而他吸引歌迷的,也正是这种毫无包袱、百无禁忌的真实感和生命力。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文兆杰

《青年π计划》中的年轻人确实奇奇怪怪,但这种“怪”,实则是一种丰富和多元。回望十年前,当年华晨宇的“怪”还是一种“特色”,如今年轻人的“怪”已经成为华语乐坛新生代的“底色”。

除了这些奇奇怪怪又可可爱爱的创作者,年轻受众也是华语乐坛的重要组成。

《青年π计划》把选手晋级的最主要选择权交给了现场的一千位“小玩家”观众。总有人把华语乐坛“药丸”归结于新一代的年轻人被短视频洗脑、沉迷偶像,音乐品味下沉且单一。

但《青年π计划》有力地反驳了这种论调。

从现场的氛围和目前的结果来看,观众的确会跟着《神魂颠倒》大合唱,但这不等于他们不能欣赏文兆杰、吕彦良的独立创作和前卫表达。说唱歌手的舞台经验,大vocal选手展示声乐技巧的演唱确实容易在现场掀起热度,但观众也愿意支持娓娓道来的讲述。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郭雨昂

《青年π计划》证明了年轻人有能力接纳和欣赏多元音乐风格。华语乐坛的未来不仅属于年轻创作者,也属于年轻的受众,《青年π计划》就是要让年轻人之间彼此认可。

虽然唱片市场的确风光不再,但是电子专辑的销售在增长,2020年底,万能青年旅店在网易云音乐发布第二张专辑《冀西南林路行》,开售1周销量突破40万张,livehouse和音乐节需求火爆,这些都是年轻人用真金白银为品味买单的证明。要相信华语乐坛不会“药丸”,除了相信有才华的创作者,也要相信年轻受众。

和下一个“华晨宇”彼此成就

与《青年π计划》一起热播的,还有芒果TV另一档品质音综两档音综《声生不息宝岛季》,二者正从两种维度解读当下的音乐市场。

《声生不息宝岛季》重新打磨华语乐坛黄金时期的优秀作品,既感受到质感,也满足了情怀,但也让人不禁要想,华语乐坛下一个领军人物什么时候出现?下一个黄金时代何时到来?《青年π计划》试图展示一个可能的答案。

但另一方面,《声生不息宝岛季》里的华晨宇,或许也能回应青年人的焦虑和困惑。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声生不息宝岛季》

2013年,华晨宇以“快乐男声”年度总冠军的头衔出道,第二年便推出首张个人专辑《卡西莫多的礼物》,2018年参加湖南卫视《歌手》,获总决赛亚军,两年后,在《歌手·当打之年》的舞台,面对众多乐坛实力唱将,华晨宇最终摘得“歌王”桂冠,而立之年,华晨宇实现了从选秀冠军到真正歌手的蜕变,而在《声生不息宝岛季》里,华晨宇又进一步强化了自己音乐制作人的身份,连天后那英也在节目里直接称呼花花为“制作人”。

从“火星弟弟”到“制作人”,华晨宇从一个褒贬不一的选秀冠军,到被认可的歌手和专业制作人,成为华语乐坛的中流砥柱之一,华晨宇被外界认可也离不开几档成功的音乐综艺节目的加持。

《青年π计划》里的年轻人一样也需要行业支持,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原创能力,需要有机会被听见,而不以原创见长的选手,比如唱跳歌手,或者乐队主唱,更需要一个实体的舞台,让自己被看到听到。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青年π计划》剧照

舞台方面,《青年π计划》不欺少年穷。

芒果TV的舞美水平在行业内是首屈一指的,尽管这些选手都很年轻,很多人籍籍无名,甚至连正式演出的经验都没有,但芒果TV为他们打造的舞台效果并不输同平台的其他节目,不管是装置还是灯光,一切都为了让选手呈现出最好的表达。

邓典在踢馆赛时翻唱了郭顶的《水星记》,舞台上为他设置了一个高到看不见尽头的,仿佛直通银河的长长的天梯,邓典就坐在梯子中的一节,在舞台灯光效果的映衬下仿佛是在无垠的宇宙中演唱,而在他的脚下,台下观众的荧光棒构成了点点繁星,舞台灯光一亮起,土人儿就赞叹到“这什么设计啊!”

邓典表演结束后,那英特意问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舞台形式来诠释《水星记》,邓典表示和人群保持距离,能更好地诠释歌中表达的孤独感,那英听完表示“特别好!”

十年后,芒果在等下一个「音乐怪才」

《水星记》舞台

在这样的条件加持下,我们或许可以期待一个,也许不止一个“华晨宇”的诞生。

人们总是在感慨过去的时代更美好,都在怀念十年前的华语乐坛,但换个角度去想,真正美好的时代或许才刚刚开始,而《青年π计划》就是回应当下华语乐坛的美好,没有被“天王天后”遮蔽住的天空,真正迎来群星闪耀。而越发新颖化、多元化、平民化的音乐浪潮之下,《青年π计划》正在帮助更多年轻音乐人在华语乐坛上镌刻下自己的名字,也在等待他们成为下一个“华晨宇”。

发表评论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